行政长官

主条目: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同时是香港的行政部门: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首长。现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是曾荫权(2005年6月24日
宣誓就任)。

主条目:香港行政会议
行政会议是协助行政长官决策的最高官方机构,但不论如何决策的权力还是在行政长
官身上,类似智囊团,现由14个官方成员及15个非官方成员组成。

行政机构

主条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是香港的行政机构,执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管理权。首长是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

立法机构
主条目:香港立法会

香港立法会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法机构,每四年改选一次。

现时(第三届)立法会有六十名议席,其中三十席经地方分区直选产生,其余三十席
经功能组别选举产生。主席由互选产生。

现任主席:范徐丽泰

选举权

地区直接选举:18岁以上, 在香港出生或居住超过7年的人士。
功能组别选举:200,000功能组别选民。

司法机构
主条目:香港司法机构

香港的司法机构由香港的各级法院组成,负责香港的司法工作,聆讯一切刑事及民事
诉讼,独立于行政及立法机构。终审机构是香港终审法院。香港司法机构的首长是终
审法院首席法官,现任为李国能。

法律体系:香港沿用源于英格兰的普通法(Common Law)体系。

地区行政
主条目:香港行政区划

香港共分为18个行政区域,大部份政府行政部门均在各区设有办事处,以地区为行政
单位。区议会是每区民选的议会,负责就区内事务向政府提供意见,但没有立法权,
因香港并没有地区性的法律。现任行政长官曾荫权于2005年10月任内首份施政报告内
宣布将会增加区议会的权力,让他们负责管理地区性的文娱康乐设施,如图书馆、大
会堂、游泳池等。

在这之前,包括文化、康乐、公共卫生、食肆牌照管理等市政服务由同样是民选的市
政局和区域市政局负责。因前行政长官董建华推行市政服务改革,两个市政局于2000
年1月1日解散,服务由政府接手。

1997年后政治背景及现况

1997年7月1日,中国正式收回香港的主权,从而结束香港长达150多年的英国殖民统
治,成为中国底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根据1984年中英双方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
1997年后的香港除了国防和外交以外,享有非常高度的自主权。根据香港的宪制性文
件《基本法》所规定,香港在主权移交后的50年内享有独立的政治、经济、司法及生
活,并可以继续以“中国香港”的名义参与国际事务,及与其他国家签订协议。

行政长官
主条目: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

香港特别行政区现任行政长官是曾荫权,于2005年6月24日宣誓就职。

第一任行政长官董建华由1997年7月1日起履新,他由400位经中央政府指定的选举团成
员选出。2002年他在没有对手挑战的情况下,获得全体选举委员会支持连任,原来任
期直至2007年6月30日为止(《香港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只能连任一次),但他于
2005年3月以健康为由辞职,同时获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其
职位由原政务司司长曾荫权署任,直到2005年6月2日,中央同意曾荫权辞任政务司司
长,以准备参与7月的特首选举,并由财政司司长唐英年署任行政长官直至曾荫权当选
为止。

立法会
主条目:香港立法会

根据《香港基本法》,2007年以前香港立法会由直选议员和非直选议员组成。在特区
成立后的第一届立法会选举中, 20名议员是由分区直选通过普选产生。 而非直选议员
中, 分别有30人经功能团体选出和再有10人经800人所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出。之后, 在
第二届主法会选举中,有24名议员是经由分区直选通过普选所产生,而非直选议员
中,30人是经功能(职业)团体选举产生,另外6人经选举委员会选出。2004年的选举
中,选举委员会所产生的6席被取消,由分区直选取代。由于有投票权选举非直选议员
的人士,同时可选出直选议员,因此被批评选举不公正,不够民主。

根据中英双方最初的协定,香港殖民政府最后一届立法局应根据基本法选出,并可过
渡成为香港特区政府第一届立法会。1992年上任的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扩大功能组别
的定义,变相令差不多全香港的市民成为合资格选民。中国政府强烈反对彭定康的政
改方案,指斥违反基本法,于是刹停“直通车”,成立临时立法会取代立法局。第一
届特区立法会在1998年才选出。

2005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动解释《香港基本法》第45条,称香港任何
政治制度的改革都必须得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同意才能实行,等于间接否决香港于
2007年和2008年实行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普选。

根据香港基本法,政府所提出之草案只须立法会全体议员过半数赞成便获通过,但立
法会议员所提出之私人草案必须经直选和间选两组议员分组投票,两组均过半数赞成
才获通过。现亲建制势力控制了间选的大部分议席,而直选所采用的比例代表制使部
分直选议席也落入亲建制人士中,故政府法案往往较议员私人草案易获通过。所以,
立法会被反建制的“泛民主派”(有称为“反对派”)视为难以制衡政府行政权力,
但反建制阵营都积极参加每届立法会的选举,希望夺得立法会的控制权。

1998年5月、2000年9月和2004年9月分别举行了三次立法会选举。根据香港的“小宪
法”——香港基本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每届60人,其组合成份如下:

届别        功能团体选举         选举委员会选举        分区直接选举
第一届                 30人                         10人                         20人
第二届                 30人                            6人                         24人
第三届                 30人                           ---                            30人

2007年以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尚待决定。

1998年及2000年的选举被亲政府阵营人士描述为公开,公平以及具代表性。但“民主
派”人士则描述为不公平,因为有些人拥有比其他人更多的投票权。在此两次选举
中,亲政府人士赢取了大部份的间选议席(事实上,有三分之一的间选议员是功能团
体协调出来,没有经过选举投票),“民主派”人士以及无党派人士则赢取了大部份
的直选议席。

高官问责制
主条目:高官问责制

前特首董建华于任内大幅改组政府架构,于2002年7月1日推行主要官员问责制(俗称
“部长制”)。公务员队伍至今仍保持其一贯政治中立。高级公务员(常任秘书长、
署长及处长等)仍备受政治压力,经常要到立法会推销及解释政策,并接受议员质
询。

地区政治

香港的地区政治于香港特首董建华任内亦受到特区政府的压制。首先是政府在十八区
的区议会中插入大量委任议员。其后在1999年政府以市政服务混乱及架床叠屋为由,
解散了市政局及区域市政局,把三层的议会架构简化成为只有两层的议会,并把政府
内原来的对应部门市政总署及区域市政总署解散,重组成为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及食物
环境卫生署,但政府没有按照原来承诺,加强区议会的权力。2002年,时任行政长官
的董建华为了提高其施政效率,决定实施问责制,在各个政策局公务员体系之外设置
了直接对其负责的“三司十一局”问责局长。曾经有公务员批评这种措施一度使公务
员队伍的士气受到影响。

最近几年的政治议题

居港权
参见:居港权问题
1997年7月,临时立法会通过入境修订条例,内容的基本法不符,引起居港起争议。其
后香港最高司法机构-香港终审法院-解释基本法,确定该修订条例违宪,而政府估
计在10年内有167万人可从中国内地移居到香港,可能为香港社会带来沉重的人口压
力。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应修改基本法以平息争议。香港特区政府选择向
人大寻求释法。1999年6月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作出对政府有利的解释。

虽然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全国人大有权解释基本法,但有评论认为人大释法的做
是只是把当初订立中英联合声明与基本法的造成的责任推卸给法院。

香港的人权
参见:香港人权

基本法第23条
参见:香港基本法第23条
2003年,香港特区政府开始就《香港基本法》第23条,就叛国,颠覆,及分裂国土等
罪行进行咨询。由于这项法例的立法时机正值香港经济社会各方面的低潮时期,加上
立法过程比较仓促,大部分舆论的集中报道引发很多香港人对他们本来拥有的人权和
自由的担忧,除却部分亲政府人士和社团对立法表示支持,大部分香港市民感到无助
和忧虑。就此,香港民意到达前所未有的分化。另外,公众对法例中将可能引进内地
法例中“国家安全”的慨念而感到非常不安,因为香港的永久居民的“国家认同”还
存在分歧。

由于忧虑言论自由因此受压,与不满自主权移交后持续6年的经济不景和SARS前后政
府施政失当,政府和各高官的民望持续下滑;再加上政府官员,如时任保安局局长叶
刘淑仪在推销条例草案时被批评态度过于生硬,令原本对法例内容和立法方法存在分
歧的民意,急促转化成一致对政府的不满,由此引致2003年7月1日的五十万人大游
行。

在大游行后,特区政府表示会对法案中若干条文作出修改,但坚持如期于数日后,即
2003年7月9日就条例草案进行二读。市民不满持续,有组织发起于草案二读当晚,于
立法会大楼外进行大型静坐集会。直至7月6日,行政会议议员,一向支持法案条文内
容的自由党主席田北俊突然“转呔”,宣布不支持于7月9日进行二读,并即时辞去行
政会议成员职务;特区政府于是连夜召开紧急行政会议。由于欠缺自由党于立法会的
支持,条例草案将无法通过,行政长官董建华于7月7日凌晨宣布撤回草案,并无限期
延迟立法。

是次在香港市民的压力下,令特区政府非常尴尬地终止23条的立法进程,令中央政府
十分关注;而一向对政治充满无助感的香港市民亦受到启发,重拾因经济不景失去的
信心,燃起对本土政治的关心。而中央政府在“七一”大游行一役后,对港政策明显
出现了调整,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提供经济优惠来稳定香港的政经局面,从此香港特
区政府在重大事务,如下述的2007-2008双普选问题,逐渐失去主导权。有人觉得这损
害了“中英联合声明”、“香港基本法”与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所制定的“一国两
制,高度自治”的原则。

特首任期和普选

至2003年尾,下届特首的产生办法成为新一轮政治争拗的焦点。根据《基本法》第45
条规定,特首的产生办法最终会由普选产生,但并未明确的订立具体的方案和时间
表。不过,基本法附件一第七节亦说明了选举条例可以在2007年或以后被修改。争拗
后来引发了2004年2月内地报章一系列的评论,指香港的权力中心只可由“爱国者”担
当。

人大常务委员会在2004年4月6日颁布对基本法附件 1 及附件 2 的解释,并明确表示在
基本法的框架下修改选举条例的建议必须得到人大的支持。2004年4月26日,人大常务
委员会的解释等于间接否决了于2007年行政长官选举及2008年立法会选举实行普选。

香港的“泛民主派”认为人大常务委员会的释法及决定严重的妨碍了香港的政制发
展;人大常务委员会亦因未咨询香港人便强行决定香港政制发展,而被大肆抨击。同
时,亲政府阵营认为人大常务委员会的决定是顺从基本法中的立法原意,符合“一国
两制”的方针,并且希望这个决定可以终结各界对于香港政制发展的争拗。

及后,到2005年3月10日,行政长官董建华宣布因病辞职,各界为下一任行政长官的任
期而争论不休。政府、内地学者及亲政府阵营提出下一任行政长官应该继续董建华余
下任期,并提出基本法中有相关立法原意。而“民主派”则普遍认为下一任行政长官
应该根据基本法及普通法原则所示开展新一个五年任期及要求2005年特首选举全面普
选,并指责政府强定两年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做法。政制事务局局长林瑞麟则表示,
若“民主派”向高等法院进行司法覆核,特区政府可能会寻求人大再度释法,将补选
的行政长官两年任期合法化。

最后,香港政府于2005年4月6日决定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释法,将补选的行
政长官两年任期合法化。“民主派”群起反对,并指政府破坏法治。其后独立立法会
议员陈伟业及一名独立市民程乐荪于2005年4月13日向高等法院入禀就下一任行政长官
任期作司法覆核,但此举无助阻止人大释法。2005年4月23日,人大常委会开会,并将
释法问题列入讨论议程。

2005年4月27日,人大常委会对释法问题进行表决,全体委员一致通过补选的行政长官
任期为前任余下的任期,为本次释法事件一锤定音。

2003年及2004年的七一大游行

参见:香港七一游行
香港政府不能防御SARS,及后疫症爆发反应怠慢,导致市民对政府缺乏信心;加上政
府提出就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市民忧虑会失去言论自由。在不满和忧虑的社会气
候下,2003年7月1日,数以千计的市民上街参加了第一次七一大游行。举办单位最初
想租用维多利亚公园(维园)的全部四个足球场做游行起点。但其中两个已被亲中团
体租用举办足球赛及嘉年华庆祝主权移交。游行举办单位原先估计会有20,000人参
与,最后的数字高达300,000(警方估计)或500,000(举办单位),甚至1,000,000(法
轮功组织)。普遍认为有500,000人参加游行,差不多是香港总人口的十分之一。游行
路线由铜锣湾的维园,经金钟及中环到政府总部。由于人数众多,到晚上十时仍有游
行人士在维园出发。

2004年,另一个相似的游行示威发生,与前一次的路线相同,都是从维多利亚公园出
发,经过轩尼诗道、金钟以及中环,到达中区政府总部。是次游行主因,乃由于游行
人士不满人大解释基本法,以致2007年及2008年分别不能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而
“爱国”争论及多名电台“名嘴”相继封咪,亦使人忧虑言论自由受损。根据组织者
估计,游行人数达53万,而警方给的数字是大约20万。是次出现较低的数字,可能由
于当时是有史以来最热的7月1日,高达摄氏34度。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很多人深宵观
看2004年欧洲国家杯葡萄牙对荷兰的比赛。与2003年的游行相比,群众怨气有了显著
的下降,或与香港经济开始慢慢显出复苏的迹象以及23条立法暂被撤销有关。

然而中央政府官员和亲建制势力却对这年游行口号有不少批评。其中“还政于民”特
别具争议,因为它暗示了主权移交后人民的政治权利遭剥夺,甚或人民从来就没有享
受过此权利。组织者曾考虑过更改标语,但是这引起了更多的批评,因为这被看作讨
好中央政府。组织者指示游行者穿着白色衣服,作为民主的象征。此外,与前一年不
同,游行在足球场八成满后开始,结果游行提早一个小时开始。从前一年中学习到游
行管理经验,使2004年游行更畅顺。

游行于当日晚上八时许和平结束。

政党及压力团体
参见:香港政党列表
随着1980年代代议政制在香港出现,使香港的政党政治得以萌芽,不少政党成立以涉
足香港政治。由于香港目前的政治制度为有限的民主,因此香港的政党大致可分为两
派:争取香港拥有更多民主的泛民主派,以及拥护香港特区政府的亲建制派。两派各
有不少支持者,造成一定的政治角力。

政党政治对香港政治造成一定的影响,打破了昔日香港总督的绝对行政主导。随着民
间声音进入议会,使议会的讨论更能反映普罗大众的意见。虽然现今的香港政治制度
中,行政部门仍对立法部门的制衡力较大,未能做到真正的三权分立,可是代议政制
及政党政治整体而言,仍对香港的民主进程作出一定贡献。

主要政党

亲建制派 :
  • 民主建港协进联盟 (民建联) (主席:谭耀宗)
  • 自由党 (主席:田北俊)
泛民主派:
  • 民主党 (主席:何俊仁)
  • 公民党 (主席:关信基,党魁:余若薇) (前身为四十五条关注组)
  • 社会民主连线(主席:黄毓民)
  • 前线 (召集人:刘慧卿)
  • 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 (民协)
  • 民权党 (主席:陈启宗)

其他政治及压力团体

  • 香港中华总商会 (亲北京)
  •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总会 (亲北京)
  • 香港工会联合会 (简称工联会,亲北京) (理事长:郑耀棠 )
  • 香港职工会联盟 (简称职工盟,泛民主派) (会长:刘千石;秘书长:李卓人 )
  • 街坊工友服务处 (简称街工,泛民主派)
  • 香港工业总会 (亲北京)
  •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 (简称支联会,泛民主派) (主席:司徒华 )
  • 港九工团联合总会 (亲中华民国)
  • 香港总商会 (亲北京)
  •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 (简称教协,泛民主派) (会长:张文光 )
  •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 (亲北京)
  • 香港中学生联盟 (泛民主派)
  • 保护海港协会
  • 四五行动 (泛民主派)
  • 捍卫基层住屋权益联盟 (无党派)
  • 民主救港力量
  • 南方民主同盟 (主席:龙纬汶 )
  • 香港公务员总工会[1]
  • 我是香港人连线

参看

  • 港英政府
  • 代议政制
  •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 香港亲台团体
  • 2012年双普选

外部链接

行政長官

主條目: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同時是香港的行政部門: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首長。現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是曾蔭權(2005年6月24日
宣誓就任)。

主條目:香港行政會議
行政會議是協助行政長官決策的最高官方機構,但不論如何決策的權力還是在行政長
官身上,類似智囊團,現由14個官方成員及15個非官方成員組成。

行政機構

主條目: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是香港的行政機構,執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管理權。首長是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立法機構
主條目:香港立法會

香港立法會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構,每四年改選一次。

現時(第三屆)立法會有六十名議席,其中三十席經地方分區直選產生,其餘三十席
經功能組別選舉產生。主席由互選產生。

現任主席:範徐麗泰

選舉權

地區直接選舉:18歲以上,在香港出生或居住超過7年的人士。
功能組別選舉:200,000功能組別選民。

司法機構
主條目:香港司法機構

香港的司法機構由香港的各級法院組成,負責香港的司法工作,聆訊一切刑事及民事
訴訟,獨立於行政及立法機構。終審機構是香港終審法院。香港司法機構的首長是終
審法院首席法官,現任為李國能。

法律體系:香港沿用源於英格蘭的普通法(Common Law)體系。

地區行政
主條目:香港行政區劃

香港共分為18個行政區域,大部份政府行政部門均在各區設有辦事處,以地區為行政
單位。區議會是每區民選的議會,負責就區內事務向政府提供意見,但沒有立法權,
因香港並沒有地區性的法律。現任行政長官曾蔭權於2005年10月任內首份施政報告內
宣布將會增加區議會的權力,讓他們負責管理地區性的文娛康樂設施,如圖書館、大
會堂、游泳池等。

在這之前,包括文化、康樂、公共衛生、食肆牌照管理等市政服務由同樣是民選的市
政局和區域市政局負責。因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推行市政服務改革,兩個市政局於2000
年1月1日解散,服務由政府接手。

1997年後政治背景及現況

1997年7月1日,中國正式收回香港的主權,從而結束香港長達150多年的英國殖民統
治,成為中國底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根據1984年中英雙方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
1997年後的香港除了國防和外交以外,享有非常高度的自主權。根據香港的憲制性文
件《基本法》所規定,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的50年內享有獨立的政治、經濟、司法及生
活,並可以繼續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參與國際事務,及與其他國家簽訂協議。

行政長官
主條目: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香港特別行政區現任行政長官是曾蔭權,於2005年6月24日宣誓就職。

第一任行政長官董建華由1997年7月1日起履新,他由400位經中央政府指定的選舉團成
員選出。 2002年他在沒有對手挑戰的情況下,獲得全體選舉委員會支持連任,原來任
期直至2007年6月30日為止(《香港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只能連任一次),但他於
2005年3月以健康為由辭職,同時獲選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其
職位由原政務司司長曾蔭權署任,直到2005年6月2日,中央同意曾蔭權辭任政務司司
長,以準備參與7月的特首選舉,並由財政司司長唐英年署任行政長官直至曾蔭權當選
為止。

立法會
主條目:香港立法會

根據《香港基本法》,2007年以前香港立法會由直選議員和非直選議員組成。在特區
成立後的第一屆立法會選舉中, 20名議員是由分區直選通過普選產生。而非直選議員
中,分別有30人經功能團體選出和再有10人經800人所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之後,在
第二屆主法會選舉中,有24名議員是經由分區直選通過普選所產生,而非直選議員
中,30人是經功能(職業)團體選舉產生,另外6人經選舉委員會選出。 2004年的選
舉中,選舉委員會所產生的6席被取消,由分區直選取代。由於有投票權選舉非直選議
員的人士,同時可選出直選議員,因此被批評選舉不公正,不夠民主。

根據中英雙方最初的協定,香港殖民政府最後一屆立法局應根據基本法選出,並可過
渡成為香港特區政府第一屆立法會。 1992年上任的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擴大功能組別
的定義,變相令差不多全香港的市民成為合資格選民。中國政府強烈反對彭定康的政
改方案,指斥違反基本法,於是剎停“直通車”,成立臨時立法會取代立法局。第一
屆特區立法會在1998年才選出。

2005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動解釋《香港基本法》第45條,稱香港任何
政治制度的改革都必須得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同意才能實行,等於間接否決香港於
2007年和2008年實行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

根據香港基本法,政府所提出之草案只須立法會全體議員過半數贊成便獲通過,但立
法會議員所提出之私人草案必須經直选和間選兩組議員分組投票,兩組均過半數贊成
才獲通過。現親建制勢力控制了間選的大部分議席,而直選所採用的比例代表制使部
分直選議席也落入親建制人士中,故政府法案往往較議員私人草案易獲通過。所以,
立法會被反建制的“泛民主派”(有稱為“反對派”)視為難以製衡政府行政權力,
但反建制陣營都積極參加每屆立法會的選舉,希望奪得立法會的控制權。

1998年5月、2000年9月和2004年9月分別舉行了三次立法會選舉。根據香港的“小憲
法”——香港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每屆60人,其組合成份如下:

屆別        功能團體選舉        選舉委員會選舉        分區直接選舉
第一屆                30人                        10人                        20人
第二屆                30人                          6人                        24人
第三屆                30人                          ---                           30人

2007年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尚待決定。

1998年及2000年的選舉被親政府陣營人士描述為公開,公平以及具代表性。但“民主
派”人士則描述為不公平,因為有些人擁有比其他人更多的投票權。在此兩次選舉
中,親政府人士贏取了大部份的間選議席(事實上,有三分之一的間選議員是功能團
體協調出來,沒有經過選舉投票),“民主派”人士以及無黨派人士則贏取了大部份
的直選議席。

高官問責制
主條目:高官問責制

前特首董建華於任內大幅改組政府架構,於2002年7月1日推行主要官員問責制(俗稱
“部長制”)。公務員隊伍至今仍保持其一貫政治中立。高級公務員(常任秘書長、
署長及處長等)仍備受政治壓力,經常要到立法會推銷及解釋政策,並接受議員質
詢。

地區政治

香港的地區政治於香港特首董建華任內亦受到特區政府的壓制。首先是政府在十八區
的區議會中插入大量委任議員。其後在1999年政府以市政服務混亂及架床疊屋為由,
解散了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把三層的議會架構簡化成為只有兩層的議會,並把政府
內原來的對應部門市政總署及區域市政總署解散,重組成為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及食物
環境衛生署,但政府沒有按照原來承諾,加強區議會的權力。 2002年,時任行政長官
的董建華為了提高其施政效率,決定實施問責制,在各個政策局公務員體系之外設置
了直接對其負責的“三司十一局”問責局長。曾經有公務員批評這種措施一度使公務
員隊伍的士氣受到影響。

最近幾年的政治議題

居港權
參見:居港權問題
1997年7月,臨時立法會通過入境修訂條例,內容的基本法不符,引起居港起爭議。其
後香港最高司法機構-香港終審法院-解釋基本法,確定該修訂條例違憲,而政府估
計在10年內有167萬人可從中國內地移居到香港,可能為香港社會帶來沉重的人口壓
力。

有法律界人士認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應修改基本法以平息爭議。香港特區政府選擇向
人大尋求釋法。 1999年6月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作出對政府有利的解釋。

雖然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全國人大有權解釋基本法,但有評論認為人大釋法的做
是只是把當初訂立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的造成的責任推卸給法院。

香港的人權
參見:香港人權

基本法第23條
參見:香港基本法第23條
2003年,香港特區政府開始就《香港基本法》第23條,就叛國,顛覆,及分裂國土等
罪行進行諮詢。由於這項法例的立法時機正值香港經濟社會各方面的低潮時期,加上
立法過程比較倉促,大部分輿論的集中報導引發很多香港人對他們本來擁有的人權和
自由的擔憂,除卻部分親政府人士和社團對立法表示支持,大部分香港市民感到無助
和憂慮。就此,香港民意到達前所未有的分化。另外,公眾對法例中將可能引進內地
法例中“國家安全”的慨念而感到非常不安,因為香港的永久居民的“國家認同”還
存在分歧。

由於憂慮言論自由因此受壓,與不滿自主權移交後持續6年的經濟不景和SARS前後政
府施政失當,政府和各高官的民望持續下滑;再加上政府官員,如時任保安局局長葉
劉淑儀在推銷條例草案時被批評態度過於生硬,令原本對法例內容和立法方法存在分
歧的民意,急促轉化成一致對政府的不滿,由此引致2003年7月1日的五十萬人大遊
行。

在大遊行後,特區政府表示會對法案中若干條文作出修改,但堅持如期於數日後,即
2003年7月9日就條例草案進行二讀。市民不滿持續,有組織發起於草案二讀當晚,於
立法會大樓外進行大型靜坐集會。直至7月6日,行政會議議員,一向支持法案條文內
容的自由黨主席田北俊突然“轉呔”,宣布不支持於7月9日進行二讀,並即時辭去行
政會議成員職務;特區政府於是連夜召開緊急行政會議。由於欠缺自由黨於立法會的
支持,條例草案將無法通過,行政長官董建華於7月7日凌晨宣布撤回草案,並無限期
延遲立法。

是次在香港市民的壓力下,令特區政府非常尷尬地終止23條的立法進程,令中央政府
十分關注;而一向對政治充滿無助感的香港市民亦受到啟發,重拾因經濟不景失去的
信心,燃起對本土政治的關心。而中央政府在“七一”大遊行一役後,對港政策明顯
出現了調整,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提供經濟優惠來穩定香港的政經局面,從此香港特
區政府在重大事務,如下述的2007 -2008雙普選問題,逐漸失去主導權。有人覺得這
損害了“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基本法”與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所製定的“一國兩
制,高度自治”的原則。

特首任期和普選

至2003年尾,下屆特首的產生辦法成為新一輪政治爭拗的焦點。根據《基本法》第45
條規定,特首的產生辦法最終會由普選產生,但並未明確的訂立具體的方案和時間
表。不過,基本法附件一第七節亦說明了選舉條例可以在2007年或以後被修改。爭拗
後來引發了2004年2月內地報章一系列的評論,指香港的權力中心只可由“愛國者”擔
當。

人大常務委員會在2004年4月6日頒布對基本法附件1及附件2的解釋,並明確表示在基
本法的框架下修改選舉條例的建議必須得到人大的支持。 2004年4月26日,人大常務
委員會的解釋等於間接否決了於2007年行政長官選舉及2008年立法會選舉實行普選。

香港的“泛民主派”認為人大常務委員會的釋法及決定嚴重的妨礙了香港的政制發
展;人大常務委員會亦因未諮詢香港人便強行決定香港政制發展,而被大肆抨擊。同
時,親政府陣營認為人大常務委員會的決定是順從基本法中的立法原意,符合“一國
兩制”的方針,並且希望這個決定可以終結各界對於香港政制發展的爭拗。

及後,到2005年3月10日,行政長官董建華宣布因病辭職,各界為下一任行政長官的任
期而爭論不休。政府、內地學者及親政府陣營提出下一任行政長官應該繼續董建華餘
下任期,並提出基本法中有相關立法原意。而“民主派”則普遍認為下一任行政長官
應該根據基本法及普通法原則所示開展新一個五年任期及要求2005年特首選舉全面普
選,並指責政府強定兩年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做法。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則表示,
若“民主派”向高等法院進行司法覆核,特區政府可能會尋求人大再度釋法,將補選
的行政長官兩年任期合法化。

最後,香港政府於2005年4月6日決定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釋法,將補選的行
政長官兩年任期合法化。 “民主派”群起反對,並指政府破壞法治。其後獨立立法會
議員陳偉業及一名獨立市民程樂蓀於2005年4月13日向高等法院入禀就下一任行政長官
任期作司法覆核,但此舉無助阻止人大釋法。 2005年4月23日,人大常委會開會,並
將釋法問題列入討論議程。

2005年4月27日,人大常委會對釋法問題進行表決,全體委員一致通過補選的行政長官
任期為前任餘下的任期,為本次釋法事件一錘定音。

2003年及2004年的七一大遊行

參見:香港七一遊行
香港政府不能防禦SARS,及後疫症爆發反應怠慢,導致市民對政府缺乏信心;加上政
府提出就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市民憂慮會失去言論自由。在不滿和憂慮的社會氣
候下,2003年7月1日,數以千計的市民上街參加了第一次七一大遊行。舉辦單位最初
想租用維多利亞公園(維園)的全部四個足球場做遊行起點。但其中兩個已被親中團
體租用舉辦足球賽及嘉年華慶祝主權移交。遊行舉辦單位原先估計會有20000人參與,
最後的數字高達300000(警方估計)或500000(舉辦單位),甚至1000000(法輪功組
織)。普遍認為有500000人參加遊行,差不多是香港總人口的十分之一。遊行路線由
銅鑼灣的維園,經金鐘及中環到政府總部。由於人數眾多,到晚上十時仍有遊行人士
在維園出發。

2004年,另一個相似的遊行示威發生,與前一次的路線相同,都是從維多利亞公園出
發,經過軒尼詩道、金鐘以及中環,到達中區政府總部。是次遊行主因,乃由於遊行
人士不滿人大解釋基本法,以致2007年及2008年分別不能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而
“愛國”爭論及多名電台“名嘴”相繼封咪,亦使人憂慮言論自由受損。根據組織者
估計,遊行人數達53萬,而警方給的數字是大約20萬。是次出現較低的數字,可能由
於當時是有史以來最熱的7月1日,高達攝氏34度。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很多人深宵觀
看2004年歐洲國家杯葡萄牙對荷蘭的比賽。與2003年的遊行相比,群眾怨氣有了顯著
的下降,或與香港經濟開始慢慢顯出複甦的跡像以及23條立法暫被撤銷有關。

然而中央政府官員和親建制勢力卻對這年遊行口號有不少批評。其中“還政於民”特
別具爭議,因為它暗示了主權移交後人民的政治權利遭剝奪,甚或人民從來就沒有享
受過此權利。組織者曾考慮過更改標語,但是這引起了更多的批評,因為這被看作討
好中央政府。組織者指示遊行者穿著白色衣服,作為民主的象徵。此外,與前一年不
同,遊行在足球場八成滿後開始,結果遊行提早一個小時開始。從前一年中學習到遊
行管理經驗,使2004年遊行更暢順。

遊行於當日晚上八時許和平結束。

政黨及壓力團體
參見:香港政黨列表
隨著1980年代代議政制在香港出現,使香港的政黨政治得以萌芽,不少政黨成立以涉
足香港政治。由於香港目前的政治制度為有限的民主,因此香港的政黨大致可分為兩
派:爭取香港擁有更多民主的泛民主派,以及擁護香港特區政府的親建制派。兩派各
有不少支持者,造成一定的政治角力。

政黨政治對香港政治造成一定的影響,打破了昔日香港總督的絕對行政主導。隨著民
間聲音進入議會,使議會的討論更能反映普羅大眾的意見。雖然現今的香港政治制度
中,行政部門仍對立法部門的製衡力較大,未能做到真正的三權分立,可是代議政制
及政黨政治整體而言,仍對香港的民主進程作出一定貢獻。

主要政黨

親建制派:
  • 民主建港協進聯盟(民建聯) (主席:譚耀宗)
  • 自由黨(主席:田北俊)
泛民主派:
  •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
  • 公民黨(主席:關信基,黨魁:餘若薇) (前身為四十五條關注組)
  • 社會民主連線(主席:黃毓民)
  • 前線(召集人:劉慧卿)
  •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民協)
  • 民權黨(主席:陳啟宗)

其他政治及壓力團體

  • 香港中華總商會(親北京)
  •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總會(親北京)
  • 香港工會聯合會(簡稱工聯會,親北京) (理事長:鄭耀棠)
  •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泛民主派) (會長:劉千石;秘書長:李卓人)
  • 街坊工友服務處(簡稱街工,泛民主派)
  • 香港工業總會(親北京)
  •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泛民主派) (主席:司徒華)
  • 港九工團聯合總會(親中華民國)
  • 香港總商會(親北京)
  •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簡稱教協,泛民主派) (會長:張文光)
  •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親北京)
  • 香港中學生聯盟(泛民主派)
  • 保護海港協會
  • 四五行動(泛民主派)
  •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無黨派)
  • 民主救港力量
  • 南方民主同盟(主席:龍緯汶)
  • 香港公務員總工會[1]
  • 我是香港人連線

參看

  • 港英政府
  • 代議政制
  •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 香港親台團體
  • 2012年雙普選

外部鏈接

本條目為香港政治系列之

《基本法》
政府
行政長官
行政會議
行政部門
公營機構
立法會
區議會
司法機構
終審法院
法律制度-法例
選舉政黨

主權移交後政制改革

殖民地時期政制改革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
對外事務
授勳及嘉獎制度
太平紳士
排名表

其他香港系列

香港主題首頁

Portal:政治
One China One   1中1   1中1: Greater China   大中國   大中国: Past, Present, Future   過往 今日 明天   过往 今日 明天: 004
One China One: 004: Chinese Politics   中國政治   中国政治        aaf:
香港政治   香港政治
香港本地的政治始於1841年開埠後,初期全由英國人發
展及管理,後來才漸有華人參與。香港的主權歸屬問題
在20世紀末得到國際關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英國經過
近20年磋商,最後決定於1997年進行主權移交,結束香
港一百五十多年的殖民地歷史。主權移交後,香港成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以一國兩制形式平衡兩
地之間政治及社會上的差異。主權移交後的政治爭議,
多數涉及在憲制性文件《基本法》的架構下,香港民主
發展的步伐。

英國殖民地時期

參見:香港政治制度改革(殖民地時期)
香港原屬中國廣東省的一部分,滿清時期屬新安縣管
轄。中國於鴉片戰爭戰敗後被逼與英國先後簽署《南京
條約》、《北京條約》把香港島及九龍半島的統治權永
久授予英國,其後更簽署《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把新界
租給英國,為期99年。

香港殖民地成立後,其政治制度主要根據《英皇制誥》
和《皇室訓令》兩份文件建立。開埠初期港督的權力很
大,是英國皇室在香港的全權代理人。港督之下有行政
局和立法局:行政局是協助港督決策的機構,所有重要
決策均由港督會同行政局作出;立法局名曰立法,但其
實只是港督的諮詢機構,因所有立法局議員都是由政府
委任,所以政府在立法時有絕對的控制權。由於當時港
督有權力去委任行政局及立法局的議員以及法官,加上
港督也是行政局及立法局的當然主席,因此港督控制了
行政、立法及司法權力,並非三權分立。早期香港政治
制度由英國人全權控制,到了1884年,首位華人(伍廷
芳)被委任為立法局議員;至1926年,首位華人(周壽
臣)被委任為行政局議員。

香港重光後,總督楊慕琦於1946年5月為爭取香港市民
對英國殖民統治的支持,楊慕琦於同年8月28日發表一
份政治制度改革方案,史稱《楊慕琦計劃》。計劃內容
主要是建立一個由民選議員組成的香港市議會。由於當
時香港人對政治並不熱衷,英國的殖民地部門內部意見
分歧,故計劃並未得到廣泛認同。 1949年,中國大陸
政治局勢的變化,促使計劃的擱置。

1960年代,香港的市政機構:市政局首次實行選舉,讓
合資格的選民選出代表他們的議員,參與決定市政政
策,但由於選民資格具一定門檻,一般大眾沒有選舉
權。

1970年代,前港督麥理浩推出在香港推行代議政制的概
念,讓市民有參政的權利。另一方面,英國政府的殖民
地部也開始對香港的監控逐漸放寬,使香港政府有著更
大的權力,例如政府財政自主、港元匯率自主等。

1982年9月,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訪京,香港前途談判
正式展開。由於英國不想放棄統治香港,而中國則堅持
收回主權,故雙方最初的談判非常激烈。英方堅持與清
朝簽訂的條約有效,故香港島與九龍半島的主權屬於英
國;中方則堅持不承認不平等條約。英方後來讓步,提
出主權換治權,即英方承認中方擁有香港主權,換取中
方讓英方在1997年後繼續管治香港。最後,英方讓步,
承認中方擁有香港主權,並承諾在97年後結束在港的統
治。經過22輪的談判,中英在1984年12月簽定了《中英
關於香港問題聯合聲明》(簡稱《中英聯合聲明》)。

1983年,香港正式推行代議政制,成立區議會。 1985
年,區域市政局成立,實行類似市政局的選舉制度。同
年9月,立法局開始進行間選。

1991年,立法局開始有地區直選的議席。亦有人認為
1980年代英國政府知道有可能要將香港交還中國,才開
始在立法局中引入直選。到了1992年,最後一任港督彭
定康推出政改方案,大幅增加立法局的直選議席。
1995年殖民地最後一屆立法局選舉,有20個地區直選議
席,是最多的一屆;另有功能組別30席,由選舉委員會
選出的10席;官守和委任議席全部取消。中國對此不
滿,使得之後“直通車”被取消,臨時立法會等事件。
當中的“直通車”安排是指最後一屆所有民選議員任期
跨越1997年6月30日至任期完畢。

憲製文件

《香港基本法》,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於1990年4月4日通過。 《基本法》規定了香港的政治
體制,行政、立法及司法部門的職權和組成方法,被稱
為香港的小憲法。

政治體制

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的政治體制基本上是三權分立,但被
刻意設計成行政部門對立法部門的製衡力較大(所謂行
政主導),例如根據基本法第七十四條,立法會議員在
提出涉及政府政策的議案時,須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
同意,這些限制在主權移交之前是沒有的,亦是造成
“立法會有票無權、政府有權無票”的主因。至於司法
部門則相對較為獨立。
香港本地的政治始于1841年开埠后,初期全由英国人发
展及管理,后来才渐有华人参与。香港的主权归属问题
在20世纪末得到国际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英国经过
近20年磋商,最后决定于1997年进行主权移交,结束香
港一百五十多年的殖民地历史。主权移交后,香港成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别行政区,以一国两制形式平衡两
地之间政治及社会上的差异。主权移交后的政治争议,
多数涉及在宪制性文件《基本法》的架构下,香港民主
发展的步伐。

英国殖民地时期

参见: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殖民地时期)
香港原属中国广东省的一部分,满清时期属新安县管
辖。中国于鸦片战争战败后被逼与英国先后签署《南京
条约》、《北京条约》把香港岛及九龙半岛的统治权永
久授予英国,其后更签署《展拓香港界址专条》把新界
租给英国,为期99年。

香港殖民地成立后,其政治制度主要根据《英皇制诰》
和《皇室训令》两份文件建立。开埠初期港督的权力很
大,是英国皇室在香港的全权代理人。港督之下有行政
局和立法局:行政局是协助港督决策的机构,所有重要
决策均由港督会同行政局作出;立法局名曰立法,但其
实只是港督的咨询机构,因所有立法局议员都是由政府
委任,所以政府在立法时有绝对的控制权。由于当时港
督有权力去委任行政局及立法局的议员以及法官,加上
港督也是行政局及立法局的当然主席,因此港督控制了
行政、立法及司法权力,并非三权分立。早期香港政治
制度由英国人全权控制,到了1884年,首位华人(伍廷
芳)被委任为立法局议员;至1926年,首位华人(周寿
臣)被委任为行政局议员。

香港重光后,总督杨慕琦于1946年5月为争取香港市民
对英国殖民统治的支持,杨慕琦于同年8月28日发表一
份政治制度改革方案,史称《杨慕琦计划》。计划内容
主要是建立一个由民选议员组成的香港市议会。由于当
时香港人对政治并不热衷,英国的殖民地部门内部意见
分歧,故计划并未得到广泛认同。1949年,中国大陆政
治局势的变化,促使计划的搁置。

1960年代,香港的市政机构:市政局首次实行选举,让
合资格的选民选出代表他们的议员,参与决定市政政
策,但由于选民资格具一定门槛,一般大众没有选举
权。

1970年代,前港督麦理浩推出在香港推行代议政制的概
念,让市民有参政的权利。另一方面,英国政府的殖民
地部也开始对香港的监控逐渐放宽,使香港政府有着更
大的权力,例如政府财政自主、港元汇率自主等。

1982年9月,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访京,香港前途谈判
正式展开。由于英国不想放弃统治香港,而中国则坚持
收回主权,故双方最初的谈判非常激烈。英方坚持与清
朝签订的条约有效,故香港岛与九龙半岛的主权属于英
国;中方则坚持不承认不平等条约。英方后来让步,提
出主权换治权,即英方承认中方拥有香港主权,换取中
方让英方在1997年后继续管治香港。最后,英方让步,
承认中方拥有香港主权,并承诺在97年后结束在港的统
治。经过22轮的谈判,中英在1984年12月签定了《中英
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简称《中英联合声明》)。


1983年,香港正式推行代议政制,成立区议会。1985
年,区域市政局成立,实行类似市政局的选举制度。同
年9月,立法局开始进行间选。

1991年,立法局开始有地区直选的议席。亦有人认为
1980年代英国政府知道有可能要将香港交还中国,才开
始在立法局中引入直选。到了1992年,最后一任港督彭
定康推出政改方案,大幅增加立法局的直选议席。1995
年殖民地最后一届立法局选举,有20个地区直选议席,
是最多的一届;另有功能组别30席,由选举委员会选出
的10席;官守和委任议席全部取消。中国对此不满,使
得之后“直通车”被取消,临时立法会等事件。当中的
“直通车”安排是指最后一届所有民选议员任期跨越
1997年6月30日至任期完毕。

宪制文件

《香港基本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于1990年4月4日通过。《基本法》规定了香港的政治体
制,行政、立法及司法部门的职权和组成方法,被称为
香港的小宪法。

政治体制

香港在主权移交后的政治体制基本上是三权分立,但被
刻意设计成行政部门对立法部门的制衡力较大(所谓行
政主导),例如根据基本法第七十四条,立法会议员在
提出涉及政府政策的议案时,须先得到行政长官的书面
同意,这些限制在主权移交之前是没有的,亦是造成
“立法会有票无权、政府有权无票”的主因。至于司法
部门则相对较为独立。
本条目为香港政治系列之

《基本法》
政府
行政长官
行政会议
行政部门
公营机构
立法会
区议会
司法机构
终审法院
法律制度 - 法例  
选举政党

主权移交后政制改革

殖民地时期政制改革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  
对外事务  
授勋及嘉奖制度
太平绅士
排名表  

其他香港系列

香港主题首页

Portal:政治
Wikipedia:Text of GNU
Free Documentation
License

Wikipedia:GNU自由文檔
許可證文本

Wikipedia:GNU自由文
许可证文本
Wikipedia:Text of GNU
Free Documentation
License

Wikipedia:GNU自由文檔
許可證文本

Wikipedia:GNU自由文
许可证文本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Lunarpages.com Web Hosting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