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riginal Message -----
From: 周希誠
To: 彭 昭英 ; 彭 昭明 ; 續 永昌 ; 白 維喜 ; 李 偉宗(verizon) ; 李 耀宗 ; 三毛
Sent: Friday, December 19, 2008 11:12 PM
Subject: 車禍記

各位親愛的小時老友:

懷著無數感謝,謹附上【車禍記】短文乙篇,留作紀念。並藉此向各位報告事發經過,
與個人從中所得的體會。

祝福你們大家

平安,幸福。

願耶誕的光芒,照耀你們所有人,及所有愛你們的人。

毛頭
2008.12.20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Joanne Peng
To: 周希誠
Cc: 續 永昌 ; 白 維喜 ; 李 偉宗(verizon) ; 李 耀宗 ; 彭 昭明 ; 三毛
Sent: 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4:30 PM
Subject: Re: 出院返家(2008.12.16)

Hi, Gary:

  SO GLAD to hear that you have been released from the hospital and the power of Christians'
prayers touched your life even while you were unaware or unconscious. God is great; He listens to
prayers because His name is El Shaddai!!!

  I am attaching a song sheet titled "He knows my name"--may your Creator, Healer, and Savior
continue to heal you and grant you eternal joy and peace.

Praying for you,
A sinner blessed and touched by His grace

++++++++++++++++++++++++++++++
Chao-Ying Joanne Peng, Ph.D.
Professor of Inquiry Methodology &
Adjunct Professor of Statistics
Counseling and Educational Psychology
ED 4050, 201 N. Rose Ave.,
Indiana University--Bloomington (47405-1006)
812-856-8337 (O), 812-856-8333 (F)
http://myprofile.cos.com/peng

On 12/15/08, 周希誠 wrote:
各位老友,我已於今日(週二)上午十點出院返家。

電腦中有各位陸續的 email ,十分感動。這次意外頗有重生之感,原沒想引起這麼些人
的注意,知道大家為我代禱,如此誠心,讓我銘感五內。

住院期間,昭明多次探望,出院前一天維喜夫婦來訪,永昌來電,都讓我感激不已。

因剛到家,餘詳情休息幾天後,再報告。

目前卡個頸套,十分不自在,但也無法。心中對這次的幸運,充滿感恩。

希誠
2008.12.16
11:45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Peng Zhao-Ming
To: Gloria Lee ; 白維喜 ; 續永昌 ; 田樹桂 Shugui Tian ; 白維芳 ; Ted Lee ; Yaw-Tsong Lee ;
Bill Xiao Jun Lee ; Ivy Lee ; Joanne Peng ; 苗良
Sent: Sunday, December 14, 2008 12:31 AM
Subject: Fwd: 毛頭車禍,12.12 開刀平安

Oops! correction for Gloria's address.  My apology!

Michael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Peng Zhao-Ming
Date: 2008/12/14
Subject: 毛頭車禍,12.12 開刀平安
To: 白維喜, 續永昌, 田樹桂 Shugui Tian, 白維芳, Ted Lee, Yaw-Tsong Lee, Bill Xiao Jun Lee,
Ivy Lee, Gloria Lee, Joanne Peng, 苗良

Dear Ted et al,

Gary (毛頭) came out of surgical operation successfully. He was released from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on Sat morning (12/13) and transferred to a regular ward for observation and recovery. Gary
has been in good spirit, even though he admitted he was so close to unthinkable grave situation. I
met with 小鵬 and Gary's ex-wife, as well as Gary's classmates from the Naval Academy in this
brand new hospital which is spacious and quiet. Please continue to enlist Christians to pray for
Gary, Chou MaMa and other family members, as it is the best way we can help.

Ted ( 三毛) wrote an excellent message which expresses so well our common feelings and belief.  
I enclose it as follows for your reference, along with Gary's own account of what happened before
he went on to operation table.

Since Gary needs rest, I shall volunteer to act as a kind of liaison person as long as situation
dictates.  I will keep you posted.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Michael (昭明)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周希誠
Date: 2008/12/10
Subject: 車禍,12.12 開刀
To: 彭 昭英
Cc: 彭 昭明

昭英,昭明

週一(12.08)年班球聚,金將軍開車帶我赴關西球場,9 點 50 分進入中和隧道,前面
塞車,我車已停,突遭後面計程車全速衝撞,100 多公里的車速,就這樣撞在已停止的
我車上,使我頸椎嚴重甩傷,當場垂頭,雙手發麻,我腦筋只想到老太太該怎麼辦。

救護車送到就近醫院,經過核磁共振檢查,晚上結果出來,頸椎第 4~6 節嚴重受創,
按醫師的講法,我極為幸運,距當場癱瘓僅一線之隔。

立刻用高濃度類固醇注射 24 小時救急,現 24 小時已過,危急暫解,但若維持現狀,雖
可出院,餘生將隨時處在風險中,只要有一個摔跤,或遭人推撞,可能又進入危險,這
樣將永遠生活在不安定中,也無法維持運動健身。

因此我與醫師談過後,決定開刀,時間訂在後天(週五,2008.12.12)早上。

既然決定如此,我先請 4 小時假回家,見見老太,收拾東西,今晚回院報到,明日會
診,後早開刀,此刀要留在加護病房一夜觀察,週六才能推出來。希望一切順利。

藉這回家空檔,給你們通報一下。預定下週才能回家。回家後,再聯絡。

祝你們 聖誕快樂。

希誠
2008.12.10
17:35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Joanne Peng
To: Ted Lee ; Yaw-Tsong Lee ; Bill Xiao Jun Lee ; Ivy Lee
Sent: Tuesday, December 09, 2008 4:06 PM
Subject: Gary in Hospital

Hi, San Miao Ger Ger, Xiao Yuan Ger Ger, and Xiao Jun Ger Ger:

    I received an email last night from my brother (Chao-Ming) who related an urgent prayer
request to all of us. Please pray for Gary's recovery from a seemingly serious car accident, Chou
Ma Ma's condition, and Hua-Yuan (Rong Rong's daughter who is now staying at Chou Ma Ma's
house while her parents work in Singapore).

We do not know how bad the situation is and where Gary is being treated. Please ask for God's
mercy on this incidence and for Gary's salvation. Thank you.

--joanne Peng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Peng Zhao-Ming
Date: Dec 8, 2008 9:14 PM
Subject: Gary in Hospital
To: Joanne Peng, "Peng, Chao-Ying Joanne"

Dear BoBo,

I just got a phone call from Gary in hospital, and he asked me to tell you that he will be
hospitalized for some time. He has been in hospital for 2 days already because of a car accident
(rear-ended by a taxi) on highway.  He won't be able to access email, and if you haven't mailed the
flash memory drive please hold it off until further notice.

Gary won't tell me which hospital he is in for now. Please pray for Gary, his Mom, and his family
members.

I will keep you updated on this.  Are you coming back for the Christmas break?

In Christ,

ErGe
--
Dr. Peng,  Michael Chaoming
Gecko Communication, Ltd.
11049 Taipei, Taiwan, Republic of China
Tel: (02) 2729-4769

--- On Mon, 12/15/08, 周希誠 <chouhsicheng@kbronet.com.tw> wrote:

From: 周希誠 <chouhsicheng@kbronet.com.tw>
Subject: 出院返家(2008.12.16)
To: "續 永昌" <ycshu001@giga.net.tw>, "白 維喜" <pai36363@ms18.hinet.net>, "李 偉宗
(verizon)" <bill168@verizon.net>, "李 耀宗" <yawtsong.lee@gmail.com>, "彭 昭明"
<pengzm@gmail.com>, "彭 昭英" <peng.cyj@gmail.com>, "三毛" <tiangou@yahoo.com>
Date: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7:45 PM

各位老友,我已於今日(週二)上午十點出院返家。

電腦中有各位陸續的 email ,十分感動。這次意外頗有重生之感,原沒想引起這麼些人
的注意,知道大家為我代禱,如此誠心,讓我銘感五內。

住院期間,昭明多次探望,出院前一天維喜夫婦來訪,永昌來電,都讓我感激不已。

因剛到家,餘詳情休息幾天後,再報告。

目前卡個頸套,十分不自在,但也無法。心中對這次的幸運,充滿感恩。

希誠
2008.12.16
11:45
Reminiscences of Zhu-Shi-Fu-Xiao﹝ 竹師附小﹞: Page 44
2008-12-08, Monday: Horrible Automobile Accident and Miraculous Survival and Recovery of Gary Chou 周希誠  周希诚
le -->
Google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Automobile Accident:  by Gary Chou   車禍記  作者:周希誠
在進入我以下的車禍報告之前,請接受我再一次的誠摯感謝,這次意外受傷,承蒙許多
友人的關懷,不分宗教,不分形式的祝福,代禱,甚至透過教會合禱,我絕對相信,這
些「主流民意」必上達天聽,使得我手術非常順利,讓上帝成全了我再一次新的功課。
感謝主!
-----------------------------------------------------------------------------------------------------------
【車禍記】周希誠

晴空萬里,煦陽溫馨,一切顯得那麼順利,那麼美好。
轟然巨響,天崩地裂,我到天堂地獄交界,繞了一圈。

2008.12.08(週一),海軍官校五七年班(Class 1968)高球隊在台灣北部關西的旭陽球
場舉行例賽,這些年因為老母年邁,南部例賽我都婉謝,只有北部偶有參加,這次既北
部,天又好,身為創始會員,豈能無視。

金將軍9點半開車來接我,我坐右側,車循北二高往關西,秋高氣爽,肯定是個愉快的
一天。

9點50分,車入中和隧道,前面開始塞車,我們循最外側車道,跟在一輛高大的砂石車
後面,保持著安全距離,大家都減速,最後都停下。我倆輕鬆地聊著。

轟然一聲,我們在車內飛了起來,下意識知道被後車追撞,同聲驚呼。駕駛老金手腳還
有支撐,而我卻像敗絮一樣亂抖,首先頸部向後甩,接著車子被撞得爆衝,老金本能地
猛踩煞車,我頸子再向前甩,最後車子在原地,上下抖彈了兩下,一切靜止。總共恐怕
也就那一兩秒鐘。

我發現自己頭下垂,後頸劇痛,雙手發麻,十指如遭電擊般的刺痛與灼熱,耳中傳來老
金的喃喃自語,不知說些什麼。我叫:打119,眼前浮現的是91歲老母的蒼蒼白髮。

老金開始忙碌聯絡,我知他無礙,只不知自己傷到什麼程度,僅知無出血。

隧道中一片混亂,警車,救護車,拖吊車,各自鳴笛閃燈,後面開始大塞車,警察電台
通告事故,球友們有些人聽到廣播。但萬萬沒想到那會是我跟金。

大約七八分鐘後,救援人員發現我倆被困在車內,車門已變形,電動車窗失效,一時弄
不出我們。基本上那是我們最危險的時刻,只要有一絲漏油,一個火花,我倆將困焚車
內。

忙亂中,有人把我這側門撬開,二人均從此處脫困。我扶著後頸,癱坐在隧道內的維修
走道上。

這時看清楚了,衝撞我們的是一台計程車,他車頭撞壞,我們後車廂凹陷,後車廂蓋仰
天長嘆,兩副球具驚嚇地擠成一堆,卡在不成德行的後車廂裡。

除了計程車與我們兩車外,無其他車波及,在被撞後數秒,大砂石車緩緩移動,業已出
隧道,隧道內只剩單車道,慢慢挪動的駕駛們,好奇地探出頭來,或許正在暗罵阻礙交
通。

三個人被送上救護車,除了我,還有老金與計程車乘客朱小姐,我立時加頸圈,躺著,
綁著。朱小姐面帶愁容,口鼻滲血,後來知道她從計程車後座翻到前座,一直到當晚我
已經住院,她還在急診室。後來不知如何。

救護車嗚啦嗚啦地奔往最近的雙和醫院,我靜靜地躺在擔架上,近乎天真地奢望,晚上
還能回家做飯,這樣神不知鬼不覺,老媽不會知道我出過事。

急診室快速地做基本檢查,老金 X 光無事,就此安全。我在 X 光後,立刻被送入核磁共
振室,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接觸這新科技,花了 20 分鐘一寸寸通過狹窄的顯影隧道。到
這一步,我確定今晚回不了家了。打電話通知弟弟晚上來家住宿陪媽,同時我也被推進
病房。在這些折騰中,我想吐。時間嘛,已近黃昏。

為了救命,高劑量的類固醇馬上掛上,注入體內以舒緩頸壓(事後,我知道這東西能救
命,但也有很多不舒服的後遺症)。至於核磁共振的報告,要到晚上才能出來。我靜靜
地躺著,沒什麼驚嚇,只覺得世事真是難料,腦中預測著各種不同的可能。

當晚八點半,神經外科林主任希望對我解說核磁共振的結果。金鑫正好在,我們一起到
護理站,電腦銀幕上,頸椎裡面有條潺潺小溪,小溪中白色的是髓液,泡在白色中的是
一條黑色的電纜,這是神經束,也是老周生命的一切,白色的髓液有著偉大的使命,就
是保護黑色的神經束。

頸椎共有七節,追撞車禍中最易受傷的是4~6節。也就是與肩膀(胸椎)接觸的樞紐位
置。因為它承受身體,頭顱,在撞擊中,前後晃動的位差。

我的溪流,開始非常美麗,白水黑帶從頭而下,但到了第四節,因受到撞擊,頸椎開始
彎曲,白色也緊縮,到第五六節,已無白色,黑色的神經束與頸椎直接卡在一起,完全
沒有保護,而這兩節的頸椎,似乎更扭在一起。銀幕上看起來一團黑。

林主任嚴肅地凝視著我:周先生,你極為幸運,按這種受傷程度,你非常可能就當場癱
瘓了。我們這裡有一位病患劉老師,就是這樣,他當場癱瘓,我費了千辛萬苦,花了五
個月時間,也只能讓他右手輕微的抬起。你呢,僅是一線之隔 - - 。

空氣似乎凍結,我沒想到自己會如此嚴重,也沒想到,自己曾經那麼接近一個無法承受
的世界。同學嚴世傑的景象在腦中浮起,快四年了,他日益枯萎的過程,是我永遠無法
平息的傷痛,其實,那種不幸,任何人都可能在下一分鐘墜入,不是嗎?

剎那間,我心中震顫著無限感恩,若我跟劉老師一樣,那母親也就到此為止了。

我們現在用高濃度的類固醇給你注射,林主任繼續說。但只能注射24小時,這之後,若
情況沒有改善,你就須馬上開刀,若有改善,也也可以先出院,以後再看。但不能有任
何碰撞,摔跤,這些都很可能讓你又回到老樣,甚至更糟。

聽到這裡,我心中已然決定開刀,我不能這樣過日子。我有高堂老母需要照顧。
類固醇的救急,在次日(12 / 09)結束,我的情況顯有改善,醫囑繼續觀察。

這時候,第一個怪現象出現,我看東西出現黃色。看白牆有黃斑,看地板有黃灘,看人
物有黃暈,從來沒有這樣過,也不知怎麼處理。護理站安排我眼科檢查,眼科大夫搖搖
頭,完全找不出毛病,我自己想,可能是撞擊過猛,打翻了我視覺的調色盤。這個現象
持續一天,被另一個現象取代。

黃色剛過,無緣無故地開始打嗝,這更討厭,一天24小時有三分之二在打嗝。一打就是
一小時,停一會,又來。方法用盡毫無效果。無法入眠,難以交談,難以吃飯。半夜還
需閉住雙唇,以免產生共鳴,類似蛙叫,聲音可遠達護理站。這也無人說出個什麼理
由,打嗝的問題,一直到12號開刀後,一切安靜。

俗話說,撞得七暈八素,我這回可是七暈八素到位了。我覺得這突如其來的猛力一撞,
除了頸椎當急的創傷外,身體很多地方也可能亂了,器官,神經,都有些脫序。現在或
許正靠自癒功能,一點點修復。

許多好友,同學,前來探視,一個主題在討論著,若要開刀,是不是到榮總,或三總,
這雙和醫院,是個新醫院,才半年,大家難免顧忌。我的直覺,要開就在這裡開了,上
帝在第一時間就接住了我,要說再把我扔向深淵,好像不符救我的旨意。

12月10日下午,林主任查房,我請求再看一次核磁共振的掃瞄片,仔細地詢問手術的細
節,日後恢復的程度,成功率等等。林主任說成功率有99%,這其實不是絕對重點,嚴
世傑推進手術室時,醫生不也說有95%的成功率嗎?這剩下的那怕是1%,碰到也是
100%。要不要開,主要還是取決於對醫生的信賴,醫生是個陌生人,是否信賴,除了
觀察,交談,還有相當程度的直覺,林主任40出頭,沈穩自信,這個年紀,動刀最幹
練。我似乎聽到老天告訴我:就是他了。

我說:我瞭解了,請你動刀。主任有些訝異我決心下得如此快速堅定。補了一句:到底
還是蠻重要的手術,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不必了,一切託付給你。
主任盯著我,有點相知相惜:好!我必盡全力。

你需要裝兩個支架,也就是人工頸椎盤,如果必要,我會再加一塊人工鋼板,切開後再
決定。支架一個3萬5,兩個7萬,這是要要自費的,林主任接著說。

當場敲定兩天後(12月12日)一早7:30,天下第一刀。

就這樣定了,我回病房繼續打我的嗝。

傍晚,請了四小時假,回家看看老母,換件衣服。一副輕鬆模樣,舒緩老太狐疑的眼
光。

12月12日(週五),一早7點,護士就來準備。換上手術衣,光著屁股,包上成人尿
布,低頭看看自己,這不是去打球的嘛,怎麼弄得像個日本浪人。

弟弟陪我一路推床到手術室門口,兩兄弟對望了一眼,我心底默默地說,萬一有什麼,
媽就交給你了。這句話沒說出口,怕有些忌諱。

手術室裡,冷氣開得夠強,我平心靜氣,仰面上躺,開頸椎不是趴著由後面開,而是正
面由右脖子切開。我感覺麻藥由手腕注入,熱熱地很熟悉,氧氣面罩罩上,護士說:深
呼吸,再吸 - - 。

突然,本能地有些抗拒,嚴世傑的影像飄盪,我有些不願進入混沌,下意識地怕睜眼已
是三年後,或從此榻前無歲月。暗念一聲:主啊!交給你了。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氧氣,
走上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未來 - - - - 。

朦朧中,耳邊有人呼喚,林主任的聲音分外親切:手術非常順利。你在加護病房,我要
留你觀察24小時。從心的深處,我說:謝謝,辛苦你了。自己聽得非常清楚,充滿感
恩。

幾個穿綠衣帶髮罩的人來到床邊,我輕握丫頭(外甥女)的手說,等我出院,再做炸醬
麵給妳吃。我知上主垂顧,第一時間既托住了我,就不會放手。我已遠離深淵,生命仍
然充滿希望。

陸續進來幾批人,不一詳述,這次我承太多人的關懷,內心的感激,已非言語可表萬
一。

他們告訴我,時間已是中午12點多,我手術約三個多鐘頭,不長,但卻很精緻。護士趕
人了,我一個人靜靜地躺著,品味這一切。

晚上又進來幾批人,弟弟拿著手機,湊到我耳邊,萬里外傳來加國會計師低沈的聲音,
翰兒兩歲起氣喘,我們遍訪名醫毫無起色,十年的絕望,最後移民加拿大一試,冰天雪
地裡他卻不藥而癒,就此北國生根,不敢輕易再嚐台灣的氣候,現在已是魁偉中年,能
換得他的健康成長,我一生已然無憾。兩年前翰兒返台完婚,父子未再見面,黑暗中他
老成的聲音劃出幼年的模樣,也掀起我心底一縷蒼涼。寂靜中,伴隨心電圖嗶嗶的聲
音,我的思緒飛馳過這一生。

我已61歲,一生非常奔波,小學畢業前,照例每人要寫一篇「立志」,一時之間,全班
54人出了一堆錢多事少離家近的職位,律師,校長,部長,甚至還有幾位總統,老師卻
獨獨挑出我的立志,當著全班面誦讀一番,惹來幾位總統的不屑。我的立志,別說職
位,連個人都不是,我寫的是:我願是匹白馬,自由奔馳。

17歲不到,我放棄可連考四年大學才當兵的條件,保送進入海軍官校。多數同學有著千
奇百怪的理由,從羨慕白制服的挺拔,到反共抗俄,收復失土,雄霸海疆,威震五夷等
等,這些周吳鄭王的大方向,我統統沒有,更別說像多年後我隨侍的海軍總司令 鄒堅上
將那樣,入校立志就要幹總司令。我離家遠赴一個陌生的地方,原因只有一個:該遛馬
了,沒任何堂皇的理由。

海軍官校念了一學期,我已然覺得無趣,功課既無想像的困難,也就不具什麼挑戰,我
又想遛馬了。但這可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這是有紀律的地方。我花了一
點功夫,設計了一套退學計畫,讓成績不著痕跡地退步,以便自然淘汰,但卻永不會補
考,因為補考要禁假。這個計畫持續兩年半,我從未補考過任何一科,成績卻退步到車
尾,到臨門一腳時,因故被迫放棄,死拉了兩學期,成績也只能回到中段,而我也就很
不情願地畢業了,當上海軍軍官。

十年海軍軍官生涯,經歷海上陸上一些基本職務後,我被選為駐華美軍顧問團團長的侍
從官,又被選為海軍總司令的侍從官,這種中美兩方的職務,很少有人俱全,也讓一些
同學稱羨,因為這是日後成為將領的難得歷練。我呢,遛馬已經遲了十年,再沒搓拖的
理由,毅然脫下軍服,留下許多挽惜的目光。

交通部核發我一個商船二副執照,自己又立刻考取英語導遊執照,但這些我都沒有用
過,我四處求職,幹過水泥公司,旅行社,大飯店的公關,終於找到可以奔馳的空間,
海事工程。

那些荒僻之地,生活艱辛,但我馳騁其中,不以為苦。幾個海軍伙伴組成的小小公司,
也在十幾年後,晉身全國前十大營造廠,運籌百億工程。海邊凜冽的北風,捷運幽悶的
隧道,我穿梭其間,每到半夜才得空看各工地的報告。這些生活形態,也使我前後多次
躺在手術台上,或瀕臨生命危險。

我奔馳著,就像小學的憧憬,面對各種挑戰,克服各種困難,樂在其中,但橫逆來時,
你才知道它有多麼不可思議,多麼驚濤駭浪,終於一個資本額幾十億的公司,也能化為
灰燼,歸於烏有。我從沒喪志,也從沒虧欠,更沒失去我的爽朗與幽默。即便這一切,
對一般人來說,是那麼難以承受。

想再次奔馳時,921大地震讓我驚覺忽略了獨居的母親,我搬回與老母同住以便照料,
從此,我只能做靜態的工作,也只能做獨自在家能完成的工作,這又是另一段艱苦學習
的新功課。

我的母親屬馬(民七),貌婉約,但可能因為流著革命先烈的血液,個性的底層卻有著
無比的倔強與剛烈,對於我的搬入非常歡欣。但我們隨即發現,這匹回廄的野馬,與貌
似婉約的老馬,各具迴然不同的「成長背景」,花了好幾年的功夫,慢慢琢磨,才漸入
佳境。這又是我一門難學的功課。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觀,我一直認為人生只是無盡過程的一環,人有來世,也相信此
生充滿著該學習的課程。我認同《前世今生》一書作者(Brian L.Weiss)的研究報告,
人能帶往來世的只有兩件東西,一是情感,二是技能。這也是為何你今生會遇見似曾相
識的人與物,或偶有無師自通的訝異。在這種認知下,我無論人生際遇多麼起伏,都覺
得坦然,而且學得豐富。

只是這一次,躺在加護病房的幽寂中,聽見翰兒遙遠的問候,想起他們兄妹在最需要父
親的時候,在家庭最需要主人的時候,我從不在身邊的那種無奈與苦楚。

61年來第一次,我深深地覺得疲憊,一種身心交乏的疲憊。

12月13日,在推入手術室後的一天半,我回到病房,脖子架著一個頸箍,右頸插著一條
引流管,每隔幾小時倒一次血水。我的術後情況正常,只是這些讓我很難受,此後的48
小時,我一直挺坐,或站立,無法躺下,因為一條管子斜插入喉,每嚥一次口水就痛一
次。

13日半夜兩點半,我站在床前,用前額頂著牆,垂手,斜斜地挺立著,這樣脖子可以輕
鬆一點。背後突然傳來小護士怯怯的聲音:周先生,你在幹什麼?。我想起,半夜三更
這種姿態出現在昏暗的病房裡,真的很像僵屍片的情節,難怪小護士裹足不前,不敢接
近。我立刻恢復常態,一臉慈祥地安慰她,別怕,我只是在面壁思過。

12月14日,熬過了48小時,拆除引流管,我才知道傷口歸傷口(右頸上約10公分長),
引流口歸引流口,傷口不必拆線,引流口當場縫了幾針,這要拆線,預約22號門診拆
除。

至此,我可以盼望出院了,但這一刻在兩天後才來到。

2008年12月16日,在飛來橫禍的第八天,早上10點整,我踏出雙和醫院,回首望望這陌
生的建築,輕輕說了聲:謝謝。

陽光依然溫喣,接近聖誕的微風,帶著主恩的氣息,過去的八天,是一場夾著風險的功
課,我從來算不上一個基督徒,但確信主恩的存在,引導我通過。

低下頭,我默默地禱告:
主啊,我不夠認識您,但您很熟知我,這一生當中,幾次靠您脫離險境,這又加上一
樁。我不會說那些屬靈的話,但您知道我的感受,相信您看得到我內心的熱淚。感謝
您,阿們!

上計程車前,還是不忘再加上一段溫情訴求:
主啊,這一生對您安排的功課,我都很努力的去學習。只是,您看看,我都快62歲了,
往後的課程能不能多安排些音樂,唱遊之類的,或者改成課外活動,自習,也好。至於
那些爆炸性的節目,咱們能不能 - - - -。

晚上,與老母兩人共進晚餐,我只能吃稀飯,老母也陪著喝粥。突然間,母親冒出一
句:能一起吃飯真好,感謝主!

母親不是任何教徒,也不太清楚兒子到底經歷了什麼,她的話語是一個微小蒼生對上天
的敬畏與感恩。看著她近92歲的白髮,我心中默唸:主啊,謝謝您沒有讓她孤單。

周希誠
2008年12月20日,於台北
------------------------------------------------------------------------------------------------------
後記:

闖禍的計程車司機姓林,出事當晚就到我病榻前道歉,日後也來了幾次,當我確定他沒
有喝酒以後,原諒了他。

他是個非常老實的人,有三個孩子唸書,房屋貸款催繳,我給他下了個闖禍理由:時機
太壞,負擔沈重,賺錢過勞,恍神出事。我沒要求任何賠償,只是要他出院時來結帳。

一天晚上,病床前只有我們兩人,我告訴他:希望你永記這次教訓,心存感恩。因為若
不是我們承受了你這次劫難,你將帶著無辜的乘客,高速衝入砂石車的底部。你們兩個
家庭,瞬間墜入深淵,痛苦將持續無數年。走時,我將大家送的西點,水果,分了一半
給他,他唯唯諾諾地不敢承受,我說拿去吧,給孩子吃,我不是你的仇人,也沒恨你。

出院時他來結帳,總共不到八萬元,其中7萬裝在我脖子裡,住院我沒多花他一毛錢,
連病房都不換,犯不著。

前晚為了保險事宜,他來我家蓋章,告訴我從一月起,母親與妻子不准他再開計程車
了,準備在三峽老家開個小麵攤,收入雖微薄,一家平安相聚,才是福份。

回家後這幾天,人並不舒服,一些怪怪的感覺在圍繞,我的胃無端翻攪,偶有腹瀉,我
知道這不是吃壞東西,因為根本沒吃什麼,我的舌頭沒什麼味覺,下巴到頸部的皮膚木
木麻麻,沒有發燒,人卻像高燒過後的疲乏,我覺得很可能是出事當天緊急注入體內大
量的類固醇所殘留的影響,這是救命的處置,但也得接受無名的副作用,這可能要一段
時間,才能慢慢把體內的類固醇代謝掉。

這次的車禍,更給我一個經驗,衝撞發生時,人都會有暫時性的迷惑,尤其在身體受傷
的情況下,更易忘記自己被鎖死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裡,因此我告訴所有朋友一個建議:
買一把順手的鐵鎚,不需大,放在手套箱或座椅下,必要時破窗用。

有人就說,沒關係,到時候我用腳踢破窗,也有人說,我有柺杖鎖,拿起來敲就可,我
說,你怎麼肯定出事後,你還有足夠的空間使劃?

像我前述,高速由後撞擊,很可能使油箱漏油,一個大意的火花,將完全改變後果。因
此,有個順手榔頭的幫助,可讓危險降到最低。

人生瞬變,尤其飛來橫禍是完全無法預測,只有平日隨時惜福,感恩,為善。遇到不
測,總會有所庇護。

現在,我可以說,不止客家人有硬頸精神,我可是真正的硬頸,帶鋼板的。

事件落幕了,老周還有半年的恢復之路要走,我對每一位能享平安的人,致上尊敬與祝
福。對這次意外,給我關懷,照顧,惦念的所有朋友,親人,讓我再說一聲:謝謝。
在进入我以下的车祸报告之前,请接受我再一次的诚挚感谢,这次意外受伤,承蒙许多
友人的关怀,不分宗教,不分形式的祝福,代祷,甚至透过教会合祷,我绝对相信,这
些「主流民意」必上达天听,使得我手术非常顺利,让上帝成全了我再一次新的功课。
感谢主!
-------------------------------------------------- -------------------------------------------------- -------
【车祸记】周希诚

晴空万里,煦阳温馨,一切显得那么顺利,那么美好。
轰然巨响,天崩地裂,我到天堂地狱交界,绕了一圈。

2008.12.08(周一),海军官校五七年班(Class 1968)高球队在台湾北部关西的旭阳球
场举行例赛,这些年因为老母年迈,南部例赛我都婉谢,只有北部偶有参加,这次既北
部,天又好,身为创始会员,岂能无视。

金将军9点半开车来接我,我坐右侧,车循北二高往关西,秋高气爽,肯定是个愉快的
一天。

9点50分,车入中和隧道,前面开始塞车,我们循最外侧车道,跟在一辆高大的砂石车
后面,保持着安全距离,大家都减速,最后都停下。我俩轻松地聊着。

轰然一声,我们在车内飞了起来,下意识知道被后车追撞,同声惊呼。驾驶老金手脚还
有支撑,而我却像败絮一样乱抖,首先颈部向后甩,接着车子被撞得爆冲,老金本能地
猛踩煞车,我颈子再向前甩,最后车子在原地,上下抖弹了两下,一切静止。总共恐怕
也就那一两秒钟。

我发现自己头下垂,后颈剧痛,双手发麻,十指如遭电击般的刺痛与灼热,耳中传来老
金的喃喃自语,不知说些什么。我叫:打119,眼前浮现的是91岁老母的苍苍白发。

老金开始忙碌联络,我知他无碍,只不知自己伤到什么程度,仅知无出血。

隧道中一片混乱,警车,救护车,拖吊车,各自鸣笛闪灯,后面开始大塞车,警察电台
通告事故,球友们有些人听到广播。但万万没想到那会是我跟金。

大约七八分钟后,救援人员发现我俩被困在车内,车门已变形,电动车窗失效,一时弄
不出我们。基本上那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刻,只要有一丝漏油,一个火花,我俩将困焚车
内。

忙乱中,有人把我这侧门撬开,二人均从此处脱困。我扶着后颈,瘫坐在隧道内的维修
走道上。

这时看清楚了,冲撞我们的是一台计程车,他车头撞坏,我们后车厢凹陷,后车厢盖仰
天长叹,两副球具惊吓地挤成一堆,卡在不成德行的后车厢里。

除了计程车与我们两车外,无其他车波及,在被撞后数秒,大砂石车缓缓移动,业已出
隧道,隧道内只剩单车道,慢慢挪动的驾驶们,好奇地探出头来,或许正在暗骂阻碍交
通。

三个人被送上救护车,除了我,还有老金与计程车乘客朱小姐,我立时加颈圈,躺着,
绑着。朱小姐面带愁容,口鼻渗血,后来知道她从计程车后座翻到前座,一直到当晚我
已经住院,她还在急诊室。后来不知如何。

救护车呜啦呜啦地奔往最近的双和医院,我静静地躺在担架上,近乎天真地奢望,晚上
还能回家做饭,这样神不知鬼不觉,老妈不会知道我出过事。

急诊室快速地做基本检查,老金X光无事,就此安全。我在X光后,立刻被送入核磁共振
室,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接触这新科技,花了20分钟一寸寸通过狭窄的显影隧道。到这一
步,我确定今晚回不了家了。打电话通知弟弟晚上来家住宿陪妈,同时我也被推进病
房。在这些折腾中,我想吐。时间嘛,已近黄昏。

为了救命,高剂量的类固醇马上挂上,注入体内以舒缓颈压(事后,我知道这东西能救
命,但也有很多不舒服的后遗症)。至于核磁共振的报告,要到晚上才能出来。我静静
地躺着,没什么惊吓,只觉得世事真是难料,脑中预测着各种不同的可能。

当晚八点半,神经外科林主任希望对我解说核磁共振的结果。金鑫正好在,我们一起到
护理站,电脑银幕上,颈椎里面有条潺潺小溪,小溪中白色的是髓液,泡在白色中的是
一条黑色的电缆,这是神经束,也是老周生命的一切,白色的髓液有着伟大的使命,就
是保护黑色的神经束。

颈椎共有七节,追撞车祸中最易受伤的是4~6节。也就是与肩膀(胸椎)接触的枢纽位
置。因为它承受身体,头颅,在撞击中,前后晃动的位差。

我的溪流,开始非常美丽,白水黑带从头而下,但到了第四节,因受到撞击,颈椎开始
弯曲,白色也紧缩,到第五六节,已无白色,黑色的神经束与颈椎直接卡在一起,完全
没有保护,而这两节的颈椎,似乎更扭在一起。银幕上看起来一团黑。

林主任严肃地凝视着我:周先生,你极为幸运,按这种受伤程度,你非常可能就当场瘫
痪了。我们这里有一位病患刘老师,就是这样,他当场瘫痪,我费了千辛万苦,花了五
个月时间,也只能让他右手轻微的抬起。你呢,仅是一线之隔- - 。

空气似乎冻结,我没想到自己会如此严重,也没想到,自己曾经那么接近一个无法承受
的世界。同学严世杰的景象在脑中浮起,快四年了,他日益枯萎的过程,是我永远无法
平息的伤痛,其实,那种不幸,任何人都可能在下一分钟坠入,不是吗?

刹那间,我心中震颤着无限感恩,若我跟刘老师一样,那母亲也就到此为止了。

我们现在用高浓度的类固醇给你注射,林主任继续说。但只能注射24小时,这之后,若
情况没有改善,你就须马上开刀,若有改善,也也可以先出院,以后再看。但不能有任
何碰撞,摔跤,这些都很可能让你又回到老样,甚至更糟。

听到这里,我心中已然决定开刀,我不能这样过日子。我有高堂老母需要照顾。
类固醇的救急,在次日(12 / 09)结束,我的情况显有改善,医嘱继续观察。

这时候,第一个怪现象出现,我看东西出现黄色。看白墙有黄斑,看地板有黄滩,看人
物有黄晕,从来没有这样过,也不知怎么处理。护理站安排我眼科检查,眼科大夫摇摇
头,完全找不出毛病,我自己想,可能是撞击过猛,打翻了我视觉的调色盘。这个现象
持续一天,被另一个现象取代。

黄色刚过,无缘无故地开始打嗝,这更讨厌,一天24小时有三分之二在打嗝。一打就是
一小时,停一会,又来。方法用尽毫无效果。无法入眠,难以交谈,难以吃饭。半夜还
需闭住双唇,以免产生共鸣,类似蛙叫,声音可远达护理站。这也无人说出个什么理
由,打嗝的问题,一直到12号开刀后,一切安静。

俗话说,撞得七晕八素,我这回可是七晕八素到位了。我觉得这突如其来的猛力一撞,
除了颈椎当急的创伤外,身体很多地方也可能乱了,器官,神经,都有些脱序。现在或
许正靠自愈功能,一点点修复。

许多好友,同学,前来探视,一个主题在讨论著,若要开刀,是不是到荣总,或三总,
这双和医院,是个新医院,才半年,大家难免顾忌。我的直觉,要开就在这里开了,上
帝在第一时间就接住了我,要说再把我扔向深渊,好像不符救我的旨意。

12月10日下午,林主任查房,我请求再看一次核磁共振的扫瞄片,仔细地询问手术的细
节,日后恢复的程度,成功率等等。林主任说成功率有99%,这其实不是绝对重点,严
世杰推进手术室时,医生不也说有95%的成功率吗?这剩下的那怕是1%,碰到也是
100%。要不要开,主要还是取决于对医生的信赖,医生是个陌生人,是否信赖,除了
观察,交谈,还有相当程度的直觉,林主任40出头,沉稳自信,这个年纪,动刀最干
练。我似乎听到老天告诉我:就是他了。

我说:我了解了,请你动刀。主任有些讶异我决心下得如此快速坚定。补了一句:到底
还是蛮重要的手术,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必了,一切托付给你。
主任盯着我,有点相知相惜:好!我必尽全力。

你需要装两个支架,也就是人工颈椎盘,如果必要,我会再加一块人工钢板,切开后再
决定。支架一个3万5,两个7万,这是要要自费的,林主任接着说。

当场敲定两天后(12月12日)一早7:30,天下第一刀。

就这样定了,我回病房继续打我的嗝。

傍晚,请了四小时假,回家看看老母,换件衣服。一副轻松模样,舒缓老太狐疑的眼
光。

12月12日(周五),一早7点,护士就来准备。换上手术衣,光着屁股,包上成人尿
布,低头看看自己,这不是去打球的嘛,怎么弄得像个日本浪人。

弟弟陪我一路推床到手术室门口,两兄弟对望了一眼,我心底默默地说,万一有什么,
妈就交给你了。这句话没说出口,怕有些忌讳。

手术室里,冷气开得够强,我平心静气,仰面上躺,开颈椎不是趴着由后面开,而是正
面由右脖子切开。我感觉麻药由手腕注入,热热地很熟悉,氧气面罩罩上,护士说:深
呼吸,再吸- - 。

突然,本能地有些抗拒,严世杰的影像飘荡,我有些不愿进入混沌,下意识地怕睁眼已
是三年后,或从此榻前无岁月。暗念一声:主啊!交给你了。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氧气,
走上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未来- - - - 。

朦胧中,耳边有人呼唤,林主任的声音分外亲切:手术非常顺利。你在加护病房,我要
留你观察24小时。从心的深处,我说:谢谢,辛苦你了。自己听得非常清楚,充满感
恩。

几个穿绿衣带发罩的人来到床边,我轻握丫头(外甥女)的手说,等我出院,再做炸酱
面给妳吃。我知上主垂顾,第一时间既托住了我,就不会放手。我已远离深渊,生命仍
然充满希望。

陆续进来几批人,不一详述,这次我承太多人的关怀,内心的感激,已非言语可表万
一。

他们告诉我,时间已是中午12点多,我手术约三个多钟头,不长,但却很精致。护士赶
人了,我一个人静静地躺着,品味这一切。

晚上又进来几批人,弟弟拿着手机,凑到我耳边,万里外传来加国会计师低沉的声音,
翰儿两岁起气喘,我们遍访名医毫无起色,十年的绝望,最后移民加拿大一试,冰天雪
地里他却不药而愈,就此北国生根,不敢轻易再尝台湾的气候,现在已是魁伟中年,能
换得他的健康成长,我一生已然无憾。两年前翰儿返台完婚,父子未再见面,黑暗中他
老成的声音划出幼年的模样,也掀起我心底一缕苍凉。寂静中,伴随心电图哔哔的声
音,我的思绪飞驰过这一生。

我已61岁,一生非常奔波,小学毕业前,照例每人要写一篇「立志」,一时之间,全班
54人出了一堆钱多事少离家近的职位,律师,校长,部长,甚至还有几位总统,老师却
独独挑出我的立志,当着全班面诵读一番,惹来几位总统的不屑。我的立志,别说职
位,连个人都不是,我写的是:我愿是匹白马,自由奔驰。

17岁不到,我放弃可连考四年大学才当兵的条件,保送进入海军官校。多数同学有着千
奇百怪的理由,从羡慕白制服的挺拔,到反共抗俄,收复失土,雄霸海疆,威震五夷等
等,这些周吴郑王的大方向,我统统没有,更别说像多年后我随侍的海军总司令邹坚上
将那样,入校立志就要干总司令。我离家远赴一个陌生的地方,原因只有一个:该遛马
了,没任何堂皇的理由。

海军官校念了一学期,我已然觉得无趣,功课既无想像的困难,也就不具什么挑战,我
又想遛马了。但这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这是有纪律的地方。我花了一
点功夫,设计了一套退学计画,让成绩不着痕迹地退步,以便自然淘汰,但却永不会补
考,因为补考要禁假。这个计画持续两年半,我从未补考过任何一科,成绩却退步到车
尾,到临门一脚时,因故被迫放弃,死拉了两学期,成绩也只能回到中段,而我也就很
不情愿地毕业了,当上海军军官。

十年海军军官生涯,经历海上陆上一些基本职务后,我被选为驻华美军顾问团团长的侍
从官,又被选为海军总司令的侍从官,这种中美两方的职务,很少有人俱全,也让一些
同学称羡,因为这是日后成为将领的难得历练。我呢,遛马已经迟了十年,再没搓拖的
理由,毅然脱下军服,留下许多挽惜的目光。

交通部核发我一个商船二副执照,自己又立刻考取英语导游执照,但这些我都没有用
过,我四处求职,干过水泥公司,旅行社,大饭店的公关,终于找到可以奔驰的空间,
海事工程。

那些荒僻之地,生活艰辛,但我驰骋其中,不以为苦。几个海军伙伴组成的小小公司,
也在十几年后,晋身全国前十大营造厂,运筹百亿工程。海边凛冽的北风,捷运幽闷的
隧道,我穿梭其间,每到半夜才得空看各工地的报告。这些生活形态,也使我前后多次
躺在手术台上,或濒临生命危险。

我奔驰着,就像小学的憧憬,面对各种挑战,克服各种困难,乐在其中,但横逆来时,
你才知道它有多么不可思议,多么惊涛骇浪,终于一个资本额几十亿的公司,也能化为
灰烬,归于乌有。我从没丧志,也从没亏欠,更没失去我的爽朗与幽默。即便这一切,
对一般人来说,是那么难以承受。

想再次奔驰时,921大地震让我惊觉忽略了独居的母亲,我搬回与老母同住以便照料,
从此,我只能做静态的工作,也只能做独自在家能完成的工作,这又是另一段艰苦学习
的新功课。

我的母亲属马(民七),貌婉约,但可能因为流着革命先烈的血液,个性的底层却有着
无比的倔强与刚烈,对于我的搬入非常欢欣。但我们随即发现,这匹回廄的野马,与貌
似婉约的老马,各具回然不同的「成长背景」,花了好几年的功夫,慢慢琢磨,才渐入
佳境。这又是我一门难学的功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观,我一直认为人生只是无尽过程的一环,人有来世,也相信此
生充满着该学习的课程。我认同《前世今生》一书作者(Brian L.Weiss)的研究报告,
人能带往来世的只有两件东西,一是情感,二是技能。这也是为何你今生会遇见似曾相
识的人与物,或偶有无师自通的讶异。在这种认知下,我无论人生际遇多么起伏,都觉
得坦然,而且学得丰富。

只是这一次,躺在加护病房的幽寂中,听见翰儿遥远的问候,想起他们兄妹在最需要父
亲的时候,在家庭最需要主人的时候,我从不在身边的那种无奈与苦楚。

61年来第一次,我深深地觉得疲惫,一种身心交乏的疲惫。

12月13日,在推入手术室后的一天半,我回到病房,脖子架着一个颈箍,右颈插着一条
引流管,每隔几小时倒一次血水。我的术后情况正常,只是这些让我很难受,此后的48
小时,我一直挺坐,或站立,无法躺下,因为一条管子斜插入喉,每咽一次口水就痛一
次。

13日半夜两点半,我站在床前,用前额顶着墙,垂手,斜斜地挺立着,这样脖子可以轻
松一点。背后突然传来小护士怯怯的声音:周先生,你在干什么? 。我想起,半夜三更
这种姿态出现在昏暗的病房里,真的很像僵尸片的情节,难怪小护士裹足不前,不敢接
近。我立刻恢复常态,一脸慈祥地安慰她,别怕,我只是在面壁思过。

12月14日,熬过了48小时,拆除引流管,我才知道伤口归伤口(右颈上约10公分长),
引流口归引流口,伤口不必拆线,引流口当场缝了几针,这要拆线,预约22号门诊拆
除。

至此,我可以盼望出院了,但这一刻在两天后才来到。

2008年12月16日,在飞来横祸的第八天,早上10点整,我踏出双和医院,回首望望这陌
生的建筑,轻轻说了声:谢谢。

阳光依然温喣,接近圣诞的微风,带着主恩的气息,过去的八天,是一场夹着风险的功
课,我从来算不上一个基督徒,但确信主恩的存在,引导我通过。

低下头,我默默地祷告:
主啊,我不够认识您,但您很熟知我,这一生当中,几次靠您脱离险境,这又加上一
桩。我不会说那些属灵的话,但您知道我的感受,相信您看得到我内心的热泪。感谢
您,阿们!

上计程车前,还是不忘再加上一段温情诉求:
主啊,这一生对您安排的功课,我都很努力的去学习。只是,您看看,我都快62岁了,
往后的课程能不能多安排些音乐,唱游之类的,或者改成课外活动,自习,也好。至于
那些爆炸性的节目,咱们能不能- - - -。

晚上,与老母两人共进晚餐,我只能吃稀饭,老母也陪着喝粥。突然间,母亲冒出一
句:能一起吃饭真好,感谢主!

母亲不是任何教徒,也不太清楚儿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她的话语是一个微小苍生对上天
的敬畏与感恩。看着她近92岁的白发,我心中默念:主啊,谢谢您没有让她孤单。

周希诚
2008年12月20日,于台北
-------------------------------------------------- --------------------------------------------------

后记:

闯祸的计程车司机姓林,出事当晚就到我病榻前道歉,日后也来了几次,当我确定他没
有喝酒以后,原谅了他。

他是个非常老实的人,有三个孩子念书,房屋贷款催缴,我给他下了个闯祸理由:时机
太坏,负担沉重,赚钱过劳,恍神出事。我没要求任何赔偿,只是要他出院时来结帐。

一天晚上,病床前只有我们两人,我告诉他:希望你永记这次教训,心存感恩。因为若
不是我们承受了你这次劫难,你将带着无辜的乘客,高速冲入砂石车的底部。你们两个
家庭,瞬间坠入深渊,痛苦将持续无数年。走时,我将大家送的西点,水果,分了一半
给他,他唯唯诺诺地不敢承受,我说拿去吧,给孩子吃,我不是你的仇人,也没恨你。

出院时他来结帐,总共不到八万元,其中7万装在我脖子里,住院我没多花他一毛钱,
连病房都不换,犯不着。

前晚为了保险事宜,他来我家盖章,告诉我从一月起,母亲与妻子不准他再开计程车
了,准备在三峡老家开个小面摊,收入虽微薄,一家平安相聚,才是福份。

回家后这几天,人并不舒服,一些怪怪的感觉在围绕,我的胃无端翻搅,偶有腹泻,我
知道这不是吃坏东西,因为根本没吃什么,我的舌头没什么味觉,下巴到颈部的皮肤木
木麻麻,没有发烧,人却像高烧过后的疲乏,我觉得很可能是出事当天紧急注入体内大
量的类固醇所残留的影响,这是救命的处置,但也得接受无名的副作用,这可能要一段
时间,才能慢慢把体内的类固醇代谢掉。

这次的车祸,更给我一个经验,冲撞发生时,人都会有暂时性的迷惑,尤其在身体受伤
的情况下,更易忘记自己被锁死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因此我告诉所有朋友一个建议:
买一把顺手的铁锤,不需大,放在手套箱或座椅下,必要时破窗用。

有人就说,没关系,到时候我用脚踢破窗,也有人说,我有拐杖锁,拿起来敲就可,我
说,你怎么肯定出事后,你还有足够的空间使划?

像我前述,高速由后撞击,很可能使油箱漏油,一个大意的火花,将完全改变后果。因
此,有个顺手榔头的帮助,可让危险降到最低。

人生瞬变,尤其飞来横祸是完全无法预测,只有平日随时惜福,感恩,为善。遇到不
测,总会有所庇护。

现在,我可以说,不止客家人有硬颈精神,我可是真正的硬颈,带钢板的。

事件落幕了,老周还有半年的恢复之路要走,我对每一位能享平安的人,致上尊敬与祝
福。对这次意外,给我关怀,照顾,惦念的所有朋友,亲人,让我再说一声:谢谢。
Automobile Accident:  by Gary Chou   车祸记  作者:周希诚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周希誠
To: Bill Lee 168 (Verizon)
Cc: 彭 昭明 ; 李 耀宗 ; 三毛 ; 彭 昭英
Sent: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1:56 AM
Subject: Re: 車禍記

小軍哥,小瑗哥,三毛,昭英,昭明,大家平安

讓我再一次說聲謝謝。在開刀前曾返家一次,看到小瑗,三毛等來信,知道你們正在
「愛之船」上,遨遊地中海。我搭船的經驗比你們多,但從沒這種享受。

16日由醫院返家後,渾身不舒適,一些從未經歷過的現像浮出,比如說:胃翻攪,失味
覺,偶腹瀉,頭昏,作嘔,人很虛脫,整個感覺像是做化療的反應。

過了兩三天,我量血壓,突然發現只剩 76 / 56,心跳超過 100 ,我一生從未有這麼低的
血壓,難怪如此難受。我想不出其他理由,唯一的可能就是殘存體內的類固醇作祟,因
此大多數時間都在臥床,喝水,慢慢代謝它。

類固醇在緊急的時候,救我一命,當然也只能欣然接受它的副作用。

今晚稍後,將回醫院拆線,經過了這五六天,今天起我的血壓已有回升,剛剛量在 110
附近,總算上百了。人也舒服多了。我以前不知道血壓陡降對人會這麼大影響,所以親
身經歷,才是最紮實的經驗。

這次託你們的福,甚至勞動 貴教友們代禱,真是萬分感激,尚祈代我向他(她)們致上
最誠摯的謝意。

祝福你們

希誠 上
2008.12.22
17:50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Bill Lee 168 (Verizon)
To: 周希誠
Cc: Bill Lee (aaapoe.net) ; 彭 昭英 ; 彭 昭明 ; 續 永昌 ; 白 維喜 ; Yawtsong Lee (Gmail) ; Ted
Lee (Yahoo)
Sent: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2:49 PM
Subject: Re: 車禍記

Hi, 毛頭:

抱歉到現在才回覆,因兩小時前剛從十五天的 cruise 回到家門。在 cruise 時無 email
access。耀宗買了些時間,你車禍時他有信給你。

上帝保佑你,從如此突然及嚴重的車禍中過來。"車禍記"極為動人,過幾天我想把它
post 到 www.aaapoe.net 及 www.1china1.net 網站上。Hope this is OK with you.

God bless and you take care!

Bill Lee 小軍 敬筆

From: 周希誠
Sent: Friday, December 19, 2008 11:12 PM
To: 彭 昭英 ; 彭 昭明 ; 續 永昌 ; 白 維喜 ; 李 偉宗(verizon) ; 李 耀宗 ; 三毛
Subject: 車禍記

各位親愛的小時老友:

懷著無數感謝,謹附上【車禍記】短文乙篇,留作紀念。並藉此向各位報告事發經過,
與個人從中所得的體會。

祝福你們大家

平安,幸福。

願耶誕的光芒,照耀你們所有人,及所有愛你們的人。

毛頭
2008.12.20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Yaw-Tsong Lee
To: 周希誠 ; Joanne Peng
Cc: Ted Lee ; Ivy Lee ; Bill Xiao Jun Lee ; Yaw-Tsong Lee
Sent: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2:42 PM
Subject: Re: 車禍,12.12 開刀

Ivy, Bill, his wife Daisy and I are deeply shocked and grieved to learn of the bad auto accident
Gary was in. Although internet access on board the cruise ship to the Canary Islands is not so
great, I managed to get online and this was the first email I read.
We all hope and pray for Gary's full and speedy recovery.
We sailed past the Gibraltar Straits last night into the rough Atlantic and Ivy, my wife, got very
sick from all the pitching and rolling of the ship. After taking a motion sickness pill, she is much
better now. Tomorrow we put in at Funchao of Madeira Island of Portugal.

Best regards,
Yaw-Tsong Lee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Ted Lee
To: 周希誠
Cc: Joanne Peng ; Ivy Lee ; Bill Xiao Jun Lee ; Yaw-Tsong Lee ; Shugui Tian ; Zhaoming Peng ;
Gloria Lee
Sent: Saturday, December 13, 2008 1:21 PM
Subject: Re: 車禍,12.12 開刀

親愛的毛頭,

我是三毛. 那幾天才在大哥的網站上看並聽到你瀟灑的一席談話和激昂動聽的一曲好歌,
想到明年去台灣的時候一定要去看你與你敘舊, 該是多麼美好的事! 那知道沒幾天你竟出
了大車禍! 真是令我震驚! 我恨不得能立刻買機票回台灣看你, 幫你照顧周媽媽. 真覺得愧
疚, 只能寫電郵問候你. 你開刀以後恢復情況如何? 當我昨晚在我們團契聚會的時候提到
你的情況要為你和你家人禱告, 有一位姐妹提到她在台灣妹妹的朋友也是數年來頸椎有
問題, 雙手發白發麻, 但動手術以後 (先進的從頸前動的手術) 就完全好了. 我聽了心理就
覺得有安慰了.

這發生在你身上的意外真是對我一個很大的提醒, 相信也是對我們大家所有人一個很大
的提醒: 我們都不過是脆弱的受造物, 我們能存活到今天,享受這世界的美麗,在這世界上
有所作為, 能得到先進的醫療技術的醫治, 有那一點不是靠著創造這一切的 祂 的恩典, 祂
賜給我們的智慧? 更令我們感恩的是, 我們何其渺小, 祂竟然如此愛我們, 眷顧我們, 雖然
我們都有與生俱來的因受罪影響的對祂的排斥, 敵對(我們的理由是應有盡有), 祂卻仍然
不放棄要尋找我們, 藉著各樣不同的人和事呼喚我們回家與祂團聚. 因為他要與我們每一
個人都有在愛中的個人的關係 (祂先愛我們; 祂多麼盼望我們這些祂照祂形象造的,又給了
自由意志的人能回應來愛祂,尋求祂), 使我們能與祂的生命和性情有份 (祂不願看到我們
一代一代的因罪的關係走向永死 - 也就是永遠與祂分離). 我們如何才能與祂重建愛的關
係呢? 聖經上記載的祂的應許, 不像人的應許, 是信實的: 凡相信耶穌是神的兒子,只有祂
為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罪在十字架上流的寶血能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接受祂作我們個人的
主 (大小事上都謙卑地尋求祂的意見和幫助) 的人, 祂就賜下那不可思議的,充滿了平安
(不再是祂的敵人) 和喜樂的永生. 這永生是白白得著的禮物, 而且是在相信的那一剎那就
得著的, 而不是我們從民間宗教觀點所能理解的要等到身體死了以後才得著的. 末了, 讓
我們不要忘記只有祂才是我們所有身,心,靈上創傷的最終醫治者.

我們會繼續不斷地為你的康復和周媽媽的健康和得到照顧代禱. 願祂賜福給你們全家 (沒
有忘記HuaYuan和小鵬).

三毛

--- On Wed, 12/10/08, Joanne Peng <peng.cyj@gmail.com> wrote:

From: Joanne Peng <peng.cyj@gmail.com>
Subject: Re: 車禍,12.12 開刀
To: yawtsong@yahoo.com
Cc: "周希誠", "Ted Lee", "Ivy Lee", "Bill Xiao Jun Lee", "Yaw-Tsong Lee"
Date: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5:02 PM

Hi, everyone:

   This is no joke that Gary is seriously injured. Please check this link out on the accident and a
hospital where he may be treated. Please do pray for him as Chou, Ma Ma needs him on a daily
basis!!!

http://gb.elecity.net/gb.php?id=warlon8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Peng Zhao-Ming
To: 白維喜 ; 續永昌 ; 田樹桂 Shugui Tian ; 白維芳 ; Ted Lee ; Yaw-Tsong Lee ; Bill Xiao Jun
Lee ; Ivy Lee ; Gloria Lee ; Joanne Peng ; 苗良
Sent: Sunday, December 14, 2008 12:19 AM
Subject: 毛頭車禍,12.12 開刀平安

Dear Ted et al,

Gary (毛頭) came out of surgical operation successfully. He was released from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on Sat morning (12/13) and transferred to a regular ward for observation and recovery. Gary
has been in good spirit, even though he admitted he was so close to unthinkable grave situation. I
met with 小鵬 and Gary's ex-wife, as well as Gary's classmates from the Naval Academy in this
brand new hospital which is spacious and quiet. Please continue to enlist Christians to pray for
Gary, Chou MaMa and other family members, as it is the best way we can help.

Ted ( 三毛) wrote an excellent message which expresses so well our common feelings and belief.  
I enclose it as follows for your reference, along with Gary's own account of what happened before
he went on to operation table.

Since Gary needs rest, I shall volunteer to act as a kind of liaison person as long as situation
dictates.  I will keep you posted.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Michael (昭明)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Peng Zhao-Ming
To: Ted Lee
Cc: 周希誠 ; 續 永昌 ; 白 維喜 ; 李 偉宗(verizon) ; 李 耀宗 ; 彭 昭英 ; Shugui Tian ;
Gloria Lee ; 苗良
Sent: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2:48 AM
Subject: Re: 出院返家(2008.12.16)

Dear Gary,

How do you feel at home? It must be thousands times better than staying at hospital.  We will
continue to pray for your sound and speedy recovery physically, mentally, and spiritually.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See you soon!

Michael

2008/12/17 Ted Lee <tiangou@yahoo.com>

太好了! 為你的重生而高興! Life is so precious. 請安心休養. We'll continue to pray for your
speedy restoration.

Ted



E-mails and Other Items from friends as well as Gary Chou himself
He Knows My Name
Words and Music by Tommy Walker
© 1996 Doulos Publishing
Jeremiah 1:5
"Before I formed thee in the belly I knew thee."

I have a Maker
He formed my heart
Before even time began
My life was in his hands
Chorus
He knows my name
He knows my every thought
He sees each tear that falls
and He hears me when I call
I have a Father
He calls me His own
He’ll never leave me
No matter where I go
Chorus
He knows my name
He knows my every thought
He sees each tear that falls
and He hears me when I call